美国艺术留学

咨询热线:010 - 64770933

美国艺术留学

静默如玄,哑光如黛:胡柳的时间“黑浪”


       展出胡柳作品的香格纳画廊善意提醒,说品胡柳的画,务必亲临现场;读胡柳的人,一定当面对话。的确,镜头下胡柳的作品就像生剌剌从时间轴里捻出的某个瞬间,被狠砸成一片不可思议的扁平。从这个意义上讲,胡柳的石墨铅笔画有如西方古典绘画,必须直面以对,凝神贯注,换着角度去反复咀嚼,方能领悟作者的笔触细节在时光流转中熬制出的心境。


\

       “无论我将转向何方,总有黑浪迎面打来”,这是胡柳从卡夫卡晚年的日记中遭遇的一句话。它穿越一个世纪,浮现在艺术家展览的前言墙上,担负起展览的意指内核。进入“黑浪”现场,展陈呈现出同样心思,干净的黑白空间释放出碑墙祭台般的气场,让人屏气凝神,忘记言语,循迹而走,并蒙生敬畏之感。

       我事先看过一些胡柳的文字,知道这是一个精于思辨,沉稳而有内力的人;之所以近年来总以一杆铅笔作画,是到了举重若轻的地步。她的每回创作都是一次奋力投身历史的旅程,要去和描绘对象之间进行性命交换般的气息沟通,如花草,如夜浪,如星空。

\

\

\

       画花是伴随了植物抽芽生长的欢喜,画草是聆听了草原翻滚涌动的风声,画浪是瞥见了波浪舒卷的澎湃,画星空则是在漫漫长夜里照见了光芒,而这一切都发生在一颗安静的心内,伴随着与时间一起流逝的生命体验。

       正如胡柳自己说过“绘画是唯一一条可以贯穿前世和今生的路”,仿佛中国古代的画家,游历千山万水世间百态,回到画室,静对一堵空空如也的白墙,低下头铺纸舔墨开始作画。从石墨铅笔去刻上白纸的第一道痕迹开始,画至相忘于生,无所终穷,艺术家的一双手和两只眼、一颗心和一具身体,最终与对象一起,齐齐坠入静默如玄,哑光如黛的亙古世界。

       在那个世界里,胡柳并不需要语言,抑或者说,她用了另一种陌生的语言,在生活、社会或者政治之外,让时间成为一种可见的物质。在那个世界里,她得以和曾于历史长河中闪闪发光的创造者们一一对话,范宽、海德格尔、卡夫卡、福柯、阿拉斯...或许确是五色才令人目盲,在这个“白夜”的喧嚣时代,人们已失去独处和思考的力量;而运墨有如修行的胡柳,则在她的创作中不断磨砺着物理观看与精神观照之间的关系,努力将人类孤独的命运点亮。

\

       在去拜访胡柳和其画的现场之前,我内心夹带着那一片灰色的扁平,和若有所知然而并未尽知的些许忐忑。我担心为胡柳的画写文字,失语成为必然的结果。然而,当我面对着她的画幅,眼神跟着那些黑色笔触一次次相互覆盖碾压的痕迹细细游走,最终在画纸上碰撞出金属般泛着微光的深邃质感,微妙的结构空间中闪烁出穿插变化的肌理。我开始释然,对于绘画这个动作本身而言,无关技术、不论观念,胡柳身在其中,又置之度外。
\

       2017年3月19日至5月6日。上海西岸,香格纳画廊。胡柳作品展“黑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