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艺术留学
北京市朝阳区望京SOHO塔1A座1707室
咨询热线:138 1055 1649(宿老师)

美国艺术留学

爱德华·霍珀:每个人都是一座孤岛

美国20世纪的艺术,电影、摄影、文学等总是透着股孤独的味道:空旷冷寂的城镇、街景、住宅、旅馆、加油站,置身其间却孑然独处的男女……

从海明威、菲斯杰拉德,到亨利米勒、塞林格、耶茨以及卡佛,再延伸到bill evans 的午夜独奏、Coltrane的灵域、Tom waits的咖啡店哀歌,卡萨维茨的电影……

而在美国孤独文化的先驱名单上,必然要加上爱德华·霍珀(Edward Hopper)的名字。他作品中强烈的光影明暗之间,现代人生活的孤寂和疏离溢出画外,给人以不尽“伤感”。

希区柯克1960年电影《惊魂记》中的荒凉别墅,原型就是霍珀笔下孤立在郊区路边的宅邸。


爱德华·霍珀01

1982年科幻电影《银翼杀手》中的街景,也能让人联想到霍珀画的街道,只不过更加黑暗。


爱德华·霍珀02

美国歌手汤姆·维茨1975年发行专辑《Nighthawks at the Dinner》,灵感便来自霍珀代表作《Nighthawks》。

爱德华·霍珀3
 

奥地利导演古斯塔夫·德池2013年影片《13 个雪莉:现实的幻象》用霍珀的 13 幅名画构成了一部美国社会历史的现实图景。

美国摄影师Richard Tuschman向霍珀致敬,用相机创作了一组《Hopper Meditations》。




 

画面中人物呈复古感,仿佛是从霍珀20世纪中叶的画中走出来的,仍然孤独疏离,充满热望。








 

孤独就像饥饿,当你正在挨饿,而周围的人都正准备饱餐一顿,这让你感到羞耻和警觉,时间越久愈烈,像冰一样冷,像玻璃一般透明,将你包围,淹没直到几乎窒息。

就像走进爱德华·霍珀的画里:

hotel by a railroad(1952)

 

生平简介

爱德华·霍珀照片

 

爱德华·霍珀出生在美国 哈德逊河岸边一个小城,有一对有教养但不是很合适的父母。15岁的霍珀身高就超过了180cm,同学嘲笑他笨拙的口齿和四肢,让他早早远离了人群,专注于绘画。



 

中年成名后,面对镜头,霍珀仍旧是有点尴尬地站着或坐着,像一般高个子那样他有点驼背,过长的四肢在身体周围显得很不自在,穿着不是黑色西装领带就是三件套。

他的长脸有时郁郁寡欢,有时很谨慎,有时则会闪着一点点愉悦,那一点点愉悦或许就来自于绘画。

1920年代,霍珀从纽约艺术学校毕业后,踏上了改变人生的三次法国之旅。在那里沉浸于深厚优雅的文化氛围和印象派的色彩。

旅法归来,他发现:与巴黎相比,纽约如此粗鄙和贫乏,在剧烈开行的时代之车上,瞬息万变的景象令很多人无所适从。可是新生大都市的混杂感,也孕生了新的艺术形态,在变化之中,霍珀找到了画面中静止的张力。


爱德华·霍珀自画像

爱德华·霍珀自画像
 

在他这漫长的一生中,正是西方现代绘画崛起和兴盛时期,古典美术如蜡烛般燃尽,印象派以及其后跟随他们而出现的形形色色的现代画派,让绘画这种古老艺术再次绽放出令人吃惊和炫目的光彩。

那是大师辈出的年代,是思想和形式急剧变化的时代,也是人们不断冲破和创新的时代。

霍珀深入勘究现代人日常生活的悲剧性,展示其生存困境和心理压力。

他们是“孤独的个人”,都属于大世界里的小人物,挣扎在不足道的最下层。感受生活的艰难,惶然命运的无定,失去信仰的撑持,远离存在的意义。

他们又是“陌生的群体”,彼此相交集,又各自成障碍,表面常来往,而实际不兼容;每个人都自我中心,每个人又身处边缘。就这样孤立着、疏远着、漂泊者、沉沦着……


爱德华·霍珀几何学
 

霍珀的几何学依然是心理学,它对应和结构着某种心理情境:秩序性或稳定性、延伸感或禁锢感,形成相互的作用循环,表出丰实的象征隐喻。

霍珀的作品,“光”无处不在。同样,霍珀的光色处理仍旧是心理叙述,他千方百计强调光,日光月光星光,晨光夜光灯光,街上的屋内的家中的店里的,车站的剧院的海际的林间的,温暖的清冷的澄明的昏暗的,炫耀的暧昧的迷离的神秘的……

主角所经历的是我们似曾相识的场景,一个人的旅馆,满是陌生人的车厢,独自抽烟的街头,匆匆停留的小餐馆....他们脸上有着我们并不陌生的神情,或脆弱或平静或困惑。有共鸣便愿意欣赏,便会忍不住在脑海里建构属于画中人物的故事。


《自助餐厅》(Automat,1927)

在《自助餐厅》(Automat,1927)这幅画中,一位女士独坐一隅,喝着咖啡。天色已晚,从她头戴的帽子和身穿的衣服判断,户外异常寒冷。房间显得很宽敞,灯光明亮,空空荡荡。

室内装修完全是实用性的,石头桌面的餐桌,耐磨的黑色木椅,白色的墙壁。女士看起来有点拘谨、有些胆怯,不习惯独自坐在公共场所。她的身上似乎发生了什么变故。她使观众不由自主地想象关于她的故事——背叛或失去的故事。她端起咖啡送往唇边,竭力让手不要发抖。这或许是在一个北美大城市、2月的某个晚上11点。

《自助餐厅》是关于忧伤的画作——但却并不令人忧伤。同伟大而伤感的音乐作品一样,它有着感人的力量。尽管布置简单,但场景本身并不显得凄凉。室内的其他人或许都是形单影只,不管是男人还是女人,各自喝着咖啡,同样陷入沉思,同样远离社会:这是一种大家共有的孤独,对任何一个独处的人来说,可以有效地缓解孤独带来的压抑。

霍珀让我们对这位孤独中的女性感到同情。她看起来高贵大方,只是或许有点过于轻信,有点幼稚——似乎她刚刚遭受挫折。霍珀让我们感受着她的感受,将心比心,设想她的处境。
 

1、独处的女人

“和很多追求先锋表达和抽象手法的现当代艺术家不同,霍珀先生似乎太过安静了——

安静地用写实主义手法描绘着日常生活中的美国人;

安静地表现那些或站着或坐着但永远都沉默着的人;

安静地表达着美国这个灯红酒绿的城市中那呼啸而过的热烈之后留下的默默。”



独处的女人
 

2、男和女

怎么解释画中男女的情感呢?

霍珀本人给出了答案,说画中的书是柏拉图的象征。柏拉图代表的是一种精神上的理性(柏拉图式恋爱),所以已进入柏拉图之境的人,放弃了对肉体欢愉的兴趣吧。


哲思之旅 excursion into philosophy,1959

room in new york( 1932 )

four lane road (1956)

3、几个人

空荡荡的大都市夜晚街道,午后咖啡馆,零星的男男女女,沉默不语,似乎在思考着什么,又似乎什么也没有想。


《夜鹰》

4、空房间

“我根本不敢肯定这间房子有没有窗户……上帝知道,伯尼,上帝知道这儿当然在哪儿会有窗户的,一扇我们大家的窗户。”

——理查德·耶茨《十一种孤独》





 

5、铁路旁边的房子


House by the Railroad, Edward Hopper, 1925
 

《铁路旁的房子》中,一条铁轨横卧在一栋维多利亚时代风格的建筑前,跨越整个画面。建筑的角楼、阳台无疑是为了闲暇时欣赏风景所设计的,但此时它们已起不到任何作用。

明亮的阳光在建筑上投下深深的阴影,却无法驱散孤单伤感的氛围:被代表着现代生活的铁轨粗暴阻隔的不只是一栋老房子,也是整个渐行渐远的农业时代。

这幅画后来成为MOMA(现代艺术博物馆)的第一件收藏。

在这些作品中,孤独的角色是初醒的女人、准备工作的男人、旅行中的恋人、午后咖啡厅的陌路人、夜里回家的上班族、午夜打发时间者,病人和忧郁症患者等等,孤寂、清冷,定格的画面仿佛宽银幕上的凝固瞬间,暗示每个角色都有一部丰富的”前传“。

在这些作品中,孤独是霍珀的本体,而一扇又一扇的窗则是通往孤独的通道。

在画风流转,只争朝夕的19世纪末到20世纪中叶的美国,始终固执地坚持着自己的绘画风格的霍珀,到了四十岁依然默默无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