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艺术留学
北京市朝阳区望京SOHO塔1A座1707室
咨询热线:138 1055 1649(宿老师)

美国艺术留学

杰克·惠滕:奥德赛


艺术家杰克·惠滕
艺术家杰克·惠滕

杰克·惠滕《Dead Reckoning I》

杰克·惠滕《Dead Reckoning I》

杰克·惠滕,这位在今年年初刚刚逝世的艺术家,被人们誉为“新抽象主义之父”。在他50余年的创作生涯中,他在绘画材料、方式上不断突破,为人们重新定义了“绘画”的多样可能。

今年四月,一场名为“奥德赛”的大型展览,在美国巴尔的摩艺术博物馆(Baltimore Museum of Art)开幕。展览中的40件雕塑作品,均来自艺术家杰克·惠滕(Jack Whitten)。但遗憾的是,他再也无法亲眼见证这一重要展览了。

艺术家杰克·惠滕
艺术家杰克·惠滕
 

艺术的旅程

此次展览之所以被命名为“奥德赛”(Odyssey),是因为杰克·惠滕长达50余年的创作生涯,正像是一场跌宕起伏的精彩旅行。

杰克·惠滕《Quantum Wall(A Gift for Prince)》,2016年

杰克·惠滕《Quantum Wall(A Gift for Prince)》,2016年

1939年,杰克·惠滕出生在美国南部的阿拉巴马州。刚开始,他想成为一名军医,于是花费了两年时间专门学习医疗课程。渐渐地,他发现自己的兴趣并不在此。于是21岁时,杰克·惠滕开始学习艺术,并在纽约著名的库伯联盟学院获得了艺术学士学位。

杰克·惠滕作品

杰克·惠滕作品2
杰克·惠滕作品

毕业后的杰克·惠滕选择留在纽约,成为了一名职业画家。此时的纽约,抽象表现主义运动正如火如荼地举行。受到热烈氛围的感染,杰克·惠滕也加入其中。德·库宁和诺曼·刘易斯成为了他最重要的导师。
 

杰克·惠滕《Garden in Bessemer VI》,1968年

杰克·惠滕《Garden in Bessemer VI》,1968年

但杰克·惠滕在逐渐僵化的抽象表现主义中无法得到满足,他开始在创作方式、材质上不断寻求突破。摄影给予了他新的灵感:“图像具有摄影性,所以我必须记录下我的想法。”于是,他用平板代替传统画布,再用刮刀将厚重的颜料混合后涂抹在平板上。这种迷离模糊的效果,像相机中的“失焦”,也像是在捕捉快速移动的事物。

杰克·惠滕《April’s Shark》,1974年

杰克·惠滕《April’s Shark》,1974年

1980年,一场火灾的突然来袭,烧毁了杰克·惠滕的工作室。在此后的三年中,他都没有继续创作。1983年,支持者们为他举办了一场展览,杰克·惠滕受到鼓励,开始了全新阶段的创作。

杰克·惠滕作品细节
杰克·惠滕作品细节

在1985年之后,他开始把绘画的表面比作“皮肤”,画笔与工具留下的突出痕迹,就像皮肤受伤后的疤痕。在这样的联系之下,杰克·惠滕从城市的各个角落中捡来不同的物件,由此完成了许多拼贴作品。

杰克·惠滕《Quantum Man(The Sixth Portal)》,2016年
杰克·惠滕《Quantum Man(The Sixth Portal)》,2016年

杰克·惠滕曾说:“我不是在‘画’画,我是在‘做’画。”泡沫、塑料、毛发、蛋壳、灰尘都被他放进了作品中。他的绘画更像是手工实验,从最初的“平板绘画”开始,再到最近的“丙烯马赛克”,作品的实验性引领他摆脱了抽象表现主义、形式主义等定义上的条条框框。

杰克·惠滕《Apps for Obama》,2011年
杰克·惠滕《Apps for Obama》,2011年

明天的美国

而在所有新奇的实验背后,是杰克·惠滕对自己身份的认知与反思。身为非裔美国人,他的父亲是一名普通矿工,父亲离世后,母亲依靠打零工将他抚养成人。儿时生活的困顿让他对当时的种族歧视记忆犹新。

杰克·惠滕《Black Monolith X, Birth of Muhammad Ali》,2016年
杰克·惠滕《Black Monolith X, Birth of Muhammad Ali》,2016年

长大后的杰克·惠滕依旧无法对自己的遭遇释怀。在他上学时,还曾赶去马丁·路德·金的演讲现场,参加了轰轰烈烈的民权运动。可以说从那时起,非裔美国人在美国社会的生存状况,就成为了他一直思考的问题。

杰克·惠滕《The Third Entity #10》,2016年
杰克·惠滕《The Third Entity #10》,2016年

而对黑人境遇的复杂情感,蕴含在了他的很多作品之中。他在创作中,致敬了那些具有重要地位的美国黑人,这些人物对黑人种族的发展作出了重要贡献。

杰克·惠滕《Black Monolith II:Homage to Ralph Ellison The Invisible Man》,1994年
杰克·惠滕《Black Monolith II:Homage to Ralph Ellison The Invisible Man》,1994年

而对于每一个普通的美国黑人,杰克·惠滕也表达了自己的关怀。那些被他命名为“现场绘画”(site paintings)的作品,呈现出了城市内错综复杂的地图景观。每一个非裔美国人,就生活在这庞大的城市之中,而杰克·惠滕用线条再现了他们的生活与历史。
 

杰克·惠滕《Atopolis:For Édouard Glissant》,2014年

 
杰克·惠滕《Atopolis:For Édouard Glissant》,2014年

科学、音乐与绘画

杰克·惠滕所具备的实验精神和人文情怀,都来自于他以往的经历。他对科学和音乐的热爱,也都是来自于过去。

杰克·惠滕《Cherrypicker》,1990年

杰克·惠滕《Cherrypicker》,1990年

回忆起大学生活,杰克·惠滕总是谈到这样一件趣事:“我的大学是一所全‘黑’的大学。在这里,非裔科学家乔治·华盛顿·卡弗完成了他所有的实验,他的实验室仍然保存完好。他也是一名画家,用花生进行发明创造,做出了自己的颜料和油彩。”杰克·惠滕深受启发,他的创造力由此被彻底激发出来。而科学在他看来,和绘画一样有趣。

杰克·惠滕《SPACE BUSTERS II》

杰克·惠滕《SPACE BUSTERS II》

杰克·惠滕作品

杰克·惠滕作品

因此在上世纪80年代,杰克·惠滕在当时摄影技术的启发之下,把自己的绘画模拟成了图像传播的过程。之后,他又在创作中加入了更具未来感的天体、导航等元素;他还亲自设计了很多小工具,为自己的创作服务。
 

​杰克·惠滕《Southern Exposure》
杰克·惠滕《Southern Exposure》

除了科学,音乐也为他带来了很多灵感。他认为绘画和音乐一样,都不是以线性的方式传播,而是循环且多维的。在音乐的陪伴下,他度过了人生的低谷阶段。

​杰克·惠滕《Prime Mover》,1974年
杰克·惠滕《Prime Mover》,1974年

杰克·惠滕的代理画廊——豪瑟沃斯画廊的合伙人曾表示:“他是一位了不起的人物,有着无穷无尽的创造力、独创性和诚实的品性。他的智慧、慈悲和对生命的热爱,影响了我们所有与他相识并与之共事的人。”

杰克·惠滕曾说:“我希望,能有一个指导我在新世界的秩序下,能够生存的世界观。”为了寻找到这样的生存法则,他不断探索着绘画材质、创作方式,用超乎常人的创造力打破边界,为抽象表现主义注入了全新的内涵。

艺术留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