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艺术留学
北京市朝阳区望京SOHO塔1A座1707室
咨询热线:010 - 64770933

美国艺术留学

当代艺术观点--城市为什么可以不需要雕塑

当代艺术观点--城市为什么可以不需要雕塑
我尝试列举一座城市之所以需要城市雕塑的理由:
1、城市不仅是居住者的聚集中心,更是文化的一个象征。这个象征不仅由城市的外观来描述,由城市的天际线来叙说,更重要的是,它要由坐落在城市各个空间节点上的城市雕塑来定义。
2、城市是有中心的。一般而言,城市的中心一定伴随着相当规模的公共空间,并使之成为全体居民自由交流的场所。在这个公共场所中,公开竖立的城市雕塑可以有助于人们的相互认同。
3、公共空间不仅存在于城市中心,还存在于城市各个不同的社区。社区的公共空间也同样需要合适的城市雕塑来建立名声,寻求定义。
4、社区与社区之间还有转折性空间的存在,同样构成一个公共性的场所。在这样的场所修建城市雕塑,同样起到了推广文化的作用。
5、况且,城市必然是那些庞大的公共组织和强势经济集团的所在地,他们不仅要通过雄伟的大楼来体现自身的价值,还必须通过城市雕塑的诠释来证明其强大的实力。结果是,各公司或商场门前的空地,就成了争奇斗艳的城市雕塑的集散地,每天向路人讲述着享受与财富的内涵。
6、最后一个也是最重要的理由是:人们不能想象一座没有城市雕塑的城市会是什么样的城市。人们会说,那是一座没有文化的城市。而没有文化的城市,它还会是“城市”吗?
可能还有更多的理由来说明一座城市为什么一定要有城市雕塑。但我觉得,以上六点也已经足够证明,城市没有城市雕塑,的确是有问题的。

城市雕塑是一种艺术还是一门经济?
这个问题比较尖锐,讨好的可能极低。因为在我看来,艺术就概念而言,是个难以准确定义的事情;就趣味而言,是个无法完全统一的存在。普通民众再有高明的修养,对于他们来说,雕得像个什么东西,要远远好过不像个什么东西。然而,仅仅像个什么东西,就愁死了那些修养高尚的雕塑艺术家们了。
但是,艺术难以定义并不等于城市雕塑就没有可以共同认定的方式。各方人士其实心知肚明,城市雕塑明摆着就是一门经济,它不知养活了多少制作工人,弄富了多少城市雕塑家。
本来,即使艺术不好定义,但艺术家特立独行似乎一直受到业界的首肯,是艺术之所以成为艺术的价值依据之一。但是,一旦城市雕塑成为一门经济,不管如何儒雅达观,如何学富五车,艺术家都必须去“接活”。结果,在个人趣味和接活之间,就出现一个深刻的悖论:究竟是接活为主,还是坚持个人趣味为主?表面来看,那些被称为“大师”的项级人物,似乎可以坚守个人的趣味。但是,在甲方乙方之间的搏弈,又有谁知道呢?
反正,事实是这样的:绝大部分城市雕塑显然都包含着某种讨好的成分。也就是说,如果缺少一个合适的公共语境,城市雕塑的讨好是无法去除的。从某种意义来说,城市雕塑就是一种公开的讨好。
但是,又因为城市雕塑是一门经济,这意味着搏弈双方必有一方是投资方。我投钱,你接活,两者之间究竟是谁听谁的,真实的权力掌握在谁家的手上,应该一目了然。所以,公开的讨好也就迅速地演变成对投资方的讨好。而在我们这个初级阶段的社会中,城市雕塑的最大投资者就是那些掌握着城市权力的什么“长”们,所以,城市雕塑就变成了对他们的讨好。他们说行,城市雕塑就能够立起来,城市居民也就可以跟着说行。他们说不行,那就一切都不行。
同时,作为城市雕塑这一门经济来说,无法定价的“艺术”恰恰构成其获得的基础,成为促进这一行业繁荣发达的原动力。
也就是说,一方是投资者的品味,一方是无法定价的“艺术”,两相结合,便共同决定这门特殊经济的内在逻辑。
 
反对理由
我将依次反驳上述理由。
1、一座城市的文脉或文化首先不是靠它的城市雕塑来定义的,尽管某些著名的雕塑作品会为这座城市增光。比如米开朗哲罗的《大卫》,成为了佛罗伦萨的光荣;罗丹的《思想者》也为巴黎增了光。但这两座名城,首先是因为它们的历史而让人产生崇敬感。只要我们承认城市有自身的生命,我们就会发现,城市的面貌是综合的结果,而历史则是它生长的原点。
2、当我们轻率地谈论用伟大的艺术品来加强彼此的认同时,我们一定要小心,要警惕我们的生活已经遭到侵犯这个简单的事实。当艺术品只出现在某些场合时,它的意义和出现在公共空间时是完全不一样的。出现在公共空间的城市雕塑,首先代表着城市的权力者们对这个特定空间的定义,然后他们通过这个定义来塑造城市居民的思维方式,从而让他们产生“认同”的错觉。
我说得再清楚一点:从根本上来说,城市雕塑是具有潜在侵犯性的。这说明,所谓认同感往往不是自发的,而是外力巧妙运作的结果。
3、也就是说,在公共场所竖立雕塑,是某种强势概念进入到这个空间的一种普遍方式。普通人是无法抗拒这种进入的。不仅无法抗拒,甚至要被迫认同,然后就本末倒置,把进入者转变成自我。这就是“认同”的路径所在。
4、转折性空间的问题和上述一样。
5、而最明白无误地表达这种进入性和侵犯性的,就是那些标志着社会集团和经济势力的雕塑,它们往往也可以称为城市雕塑。事实上,公共空间的民众性质就是这样被改写的,最后被剥夺的。
6、结果是,“公共空间必须竖立城市雕塑”就成为一种意识形态,注入到千千万万的城市居民的脑海中,让他们压根就无法想象相反的事情,比如想象没有城市雕塑的城市怎么一件事情。所以,城市雕塑表现在思维上,就构成一种思想的专制,并有效地形塑着城市上层建筑的意识形态。
 
粗鄙的写实让我们对雕塑产生了强烈的怀疑。
问题还不在这里。那些到处都可见到的抽象的或象形的不锈钢雕塑,简直要让人窒息,以至于让我想起“不锈钢恐怖主义”这么一句话。今天,我们受到“不锈钢恐怖主义”的侵害已经到了可怕的程度,可闪亮的不锈钢仍然一座接一座地不知疲倦地站立起来,占据着本来就够可怜的公共空间。

 
本文作者:杨小彦
1957年6月22日出生于广州, 中山大学教授,广州美术学院客座教授。
学历: 1999-2004:华南理工大学建筑学院建筑学系建筑理论与历史博士,获工学博士学位; 1984-1987:广州美术学院美术学系美术史硕士研究生,获硕士学位; 1978-1982:广州美术学院油画系本科生,获学士学位;
资历: 2011:中山大学博士导师; 2011:广州美术学院客座教授; 2008:中山大学教授; 2007:广东省美术家协会艺术理论专业委员会副主任; 2006:国务院教育部新闻传播学科专业指导委员会委员; 2006:广东省摄影家协会摄影理论专业委员会主任;

注:本站上发表的所有内容,均为原作者的观点,不代表美国环球文化教育艺术中心的立场,也不代表美国环球文化教育艺术中心的价值判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