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艺术留学
北京市朝阳区望京SOHO塔1A座1707室
咨询热线:138 1055 1649(宿老师)

美国艺术留学

这些“地下博物馆”也藏着艺术奇迹

纽约第二大道地下铁在2017初年开放后,晋级为新的城市“地下美术馆”,独特的地下空间让其中的艺术作品更具有奇观般的视觉享受。在世界各地,还有哪些著名的潜伏在地下的美术馆和博物馆?从日本直岛安藤忠雄设计的地中美术馆,展示文物考古现场的荷兰乌特勒支市 DOMunder 地下博物馆,再到将战壕防御工事改建的维克滕堡博物馆,在全球“地下博物馆”中,探秘潜伏着的视觉奇迹。

纽约第二大道“地下美术馆”


       2017年,纽约地铁“第二大道线”(2nd Avenue Subway)宣布正式通车,这个耗资45亿美元的地铁项目自1919年立项以来已修建近百年,美国大都会运输署(Metropolitan Transportation Authority)艺术部门将其规划为“地下美术馆”,目前已成为纽约史上规模最大的永久公共艺术项目。

       第二大道地铁线路中96街、86街、72街及换乘站63街4个站点,每个站点都有一位世界知名艺术家为其创作公共艺术装置。雕塑家萨拉·施(Sarah Sze)的《地景蓝图》(Blueprint for a Landscape)、摄影师恰克·克洛斯(Chuck Close)的《地铁肖像》(Subway Portraits)系列、巴西艺术家维克·穆尼斯(Vik Muniz)的《完美陌生人》(Perfect Strangers)和艺术家简辛(Jean Shin)《升高》(Elevated)等作品在地铁内呈现,仿佛将美术馆搬进了城市地下空间的日常生活,为纽约客的地铁之行增添充沛的艺术活力。
地中美术馆
       从空中俯瞰直岛的地中美术馆(Chi Chu Art Museum),几乎在茂密的绿树丛林中寻找不到它的存在。这座由建筑师安藤忠雄设计的博物馆,埋藏在山体的地下,只在山顶端留出不规则的天窗。一直以来践行“建筑与环境同生”设计主旨的安藤忠雄,在这间美术馆的设计中将硬质建筑和自然生活在时空的流动中实现了深度的对话。
       位于地下的美术馆更能体现光线在明暗变化中所具有的独特质感,地下空间的神圣性或神秘感在这里被展现得淋漓尽致。在地中美术馆中展出的作品虽然不多,却同样在共同探讨“光线”这一主题。5幅克劳德·莫奈晚年时期的《睡莲》、瓦尔特· 德·玛利亚(Walter De Maria)的《Time/Timeless / No Time》,以及詹姆斯·特瑞尔(James Turrell)的《Open Sky》都在美术馆空间中得到了恰到好处的呈现。

Liaunig 美术馆

       位于奥地利南部的 Liaunig 美术馆造型如同嵌入在山坡上的巨型雕塑,然而这露出的部分只是美术馆的冰山一角,建筑的90%都位于地下。这座美术馆收藏家 Herbert W. Liaunig 的私人博物馆,珍藏了丰富的当代艺术家绘画、雕塑作品和非洲原始部落的金制品文物。Liaunig 美术馆也是目前奥地利唯一战后艺术永久性展览场所。它仅在5月1日至10月30日开放,在冬季与春季闭馆。

       借助灵活调控的屏幕、灯光和顶部自然光,这个地下结构可以组织出各种各样的展览。参观者在其中不会有身置于地下的压抑感。圆形的雕塑展厅,顶端引入圆窗自然光源,让在地下的建筑也能明亮通透,这样的圆拱顶设计让人联想到意大利罗马的万神殿。在地下部分无自然采光的空间,用来存放图像和黄金藏品。独特的建筑设计,增加了在空间中人们对艺术品的享受体验。

萨利纳·图尔达盐矿博物馆

       罗马尼亚的萨利纳‧图尔达盐矿(Salina Turda Salt Mine)位于地下100多米,是当地一处历史悠久的古老盐矿,如今这里已经被改造为世界最大盐矿主题博物馆。进入这座盐矿内部、穿过狭长的隧道,会发现里面别有洞天,矿井光芒璀璨的造型显得壮丽非凡,有如“地心历险记”般的地理景观在眼前浮现。

       盐矿坑底是个深8米的地底湖,围绕着一个湖中岛。湖中岛上有盐矿井、游乐运动设施如摩天轮、撞球场、水疗中心等等。地底湖供游客划小船,湖上有桥梁供散步参观。一串串明亮的LED灯高高低低错落有致悬在半空、点缀壁面,光线烘托着千百万年坚实的岩壁,融合成地下深宫般的瑰丽的气氛,这座庞大的地下天然盐矿博物馆仿佛一座得以让人深度探索的自然能量场。

DOMunder 地下博物馆

       在荷兰乌特勒支市(Utrecht)的 Domplein 广场地下隐藏着一座记录了2000多年城市历史的文物博物馆。这座地下博物馆的隐蔽性极强,唯一入口仅仅是一段楼梯,当楼梯外的竖起的栅栏合上之时,人们几乎不会想到这下面还潜伏着这样一座历史悠久的“文物宫殿”。

       DOMunder 地下博物馆深4.7米,由荷兰的 JDdV 建筑事务设计,他们在博物馆中建立了环形地下隧道,为避免牺牲考古遗迹在结构上的美学价值做出了大量的研究。参观者可以携带手电筒观察文物发掘现场。荷兰乌特勒支市作为荷兰古代文明的中心,这片遗迹1949年被考古学家发现,其中包括2000年前罗马帝国司令官的官邸遗迹以及乌特勒支圣马丁主教堂(St.Martin's Cathedral)的地下室遗迹。在特定参观日,参观者还可以在考古学家的指导之下,参与现场的挖掘。

维克滕堡博物馆

       维克滕堡(Fort Vechten)建于1867至1870年,是“新荷兰水上防御系统”(New Dutch Waterline)的一部分。在战时,洪水将被引入淹没土地,形成低洼泻湖地区。一系列水闸、堤坝和泄洪道组成了一道步兵和舰队都难以跨越的防线。这一古老的防御机制现在已经失去了实际效用,作为一座城市军事与历史博物馆——维克滕堡博物馆(Museum Fort Vechten)被保留下来。由古老遗迹改造而成的博物馆建筑风格充满了严肃而厚重的历史气息,但与外表相反,参观者可以在这里体验到最新的博物馆科技。在博物馆的内部有一个50米长的露天的新荷兰水上防御系统的复制模型,参观者可以通过操作来控制其淹没状态。此外,参观者可以通过馆内的投影游戏和VR实景体验战时的防御工事的运用与设计。

       由古老遗迹改造而成的博物馆建筑风格充满了严肃而厚重的历史气息,但与外表相反,参观者可以在这里体验到最新的博物馆科技。在博物馆的内部有一个50米长的露天的新荷兰水上防御系统的复制模型,参观者可以通过操作来控制其淹没状态。此外,参观者可以通过馆内的投影游戏和VR实景体验战时的防御工事的运用与设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