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艺术留学
北京市朝阳区望京SOHO塔1A座1707室
咨询热线:138 1055 1649(宿老师)

美国艺术留学

无论是青春还是年迈,想要说声爱你真的好难

在西式的教堂婚礼中,当女方父亲将手托付于男方后,恋人双方一步步缓慢而坚定的迈向牧师身前以求见证、祝福的画面委实让人感动。短短的数十步的路程中,蕴含了夫妻双方一路走来的不易,从相知到相解、从少年到老成,这一步又一步也透射出了恋人在相处中的占有、责骂、背叛、饱满和温馨。但只有走过一切的艰难、体会到每一步中的幸福和苦难后,最后才会有资格到达牧师的面前去祈求上帝的恩赐。


       青年的占有欲

       青年时的相爱和相识都充满了激情和甜美,当我们无比期望去留住那由于短暂肾上腺素级数上升的荷尔蒙时,便通过一些物化的方式试图去锁住那段时光或是将其封印……

       对于巴黎艺术桥来讲大部分人只记住了它的小号:爱情桥。这座桥的历史可以追溯到1804年,而那些用于挂锁的金属栅栏已经有200多年历史。在法国巴黎许多游览塞纳河畔艺术桥的情侣会在桥上留下象征永恒爱情的“同心锁”,但谁又知金属材质的锁也会随着时间腐蚀……
 
      如果锁不住,我们便想到了更加“密度”的封印法:日本艺术家Photographer Hal创作了一系列名为“Flesh Love/肉爱”的作品。将人类的爱情比喻做保鲜食品,将一对一对的情侣装进真空保鲜膜,将爱情保存起来。但当我们想尽一切办法去保存爱情中的“鲜”度和“美”度,可能已经忘了它毕竟是存活在人的属性中,免不了俗世间忧愁和苦恼的干扰。
       中年的意外

       中年时,由于阅历的累积,让自身散发出层次丰厚的韵味的同时,周遭不免多了些不速之客,自然的也多了些世俗不容的“意外”。

       卡蜜儿是有才华的,在遇到罗丹之前,1882年的作品“老妇胸像”就曾入选巴黎沙龙。但自从爱上罗丹,她的才华即被这个强大男人的阴影笼罩,不只是那些最芬芳的青春岁月,而是整个的一生,直至疯人院经年的漫漫长夜,没有人可以安慰分担。  1906年开始,她把自己关在屋子里,不外出、不进食、捣毁所有作品,并攻击来访的人,完全疯了。之后,1913年3月被送入精神病院,卡蜜儿也自此远离了她苦难的爱情和艺术,孤独空虚地荒度过后半生,直至1943年逝世。
 

      达利的作品是超魔幻现实主义的,他和的爱情也是超现实的。加拉比达利大10岁,但一见钟情的两人为了在一起,一个和家人断绝关系(达利);一个抛夫弃子(加拉)。达利痴迷了加拉一生,其绘画,雕塑,珠宝等无数作为以加拉为主题创造,也正是因为有了加拉他才有无尽的灵感和激情,后来,其作品署名居然是“达利=加拉”。加拉死后,达利居然一蹶不振,再无法创作,两年后死去。据说,去世那天他异常高兴,因为他和妻子终于要重聚于天堂。
 
 
     
迈时

       当经历过人事苍伤,老年时对于爱情有了全新的释然,不管是对过去的情人还是已故伴侣留下的只是满满的美好回忆。

       2010年阿布拉莫维奇在纽约现代艺术博物馆,用一场名为“The Artist is Present”( 艺术家在场)的展览充满致敬意味的表演去回顾自己过去40年种种惊世骇俗的艺术表现。她静坐716小時岿然不动,共接受1500个陌生人与之对视,对视的人,有男人、女人、年轻人、老人,有人哭,有人笑,有人坐立不安,有人静若处子,有人挑衅她,有人向她求婚,然而她始终岿然不动。无论观众多么努力,都难以令这位强大的女人动容,只有一个人例外—他就是阿布拉莫维奇长达12年的情人德国行为艺术家乌雷出现。
 
       1988年阿布拉莫维奇和乌雷在中国长城共同表演完《情人•长城》两人沿着长城,一个山海关自东往西行走,一个从嘉峪关自西往东行走,最后于二郎山会合,共计行程四千公里,然后挥手告别。而长城一别,也是这对情侣的最终分别。

       再次的相遇却来到了这次表演展。当乌雷作为参与者进坐下来的瞬间,两位老去的情人双目以对后便都湿了眼眶,没有语言、更没有当时分手的抱怨,对视着容颜不再只剩下皱纹的彼此;一些细小的微表情或许在诉说我回来了、已经无所谓了……

       当阿布拉莫维奇伸手想触碰时,乌雷也只是弯腰紧握其手……三分多钟,两位老人在无言的空间中追溯、回蒙、感叹、忧伤了两人的曾经,然后起身离开让下个观众能继续参与,留下的只是全场热烈的掌声。
 

      后的守望

       夏加尔一生都对他的妻子贝拉怀着无限的热爱,而且他的浪漫的狂想只是伴随与贝拉的爱燃烧。他的大多作品除了展现犹太人的生活以外就是另一大主题——爱情,特别是他对贝拉的爱情。在画布上热情洋溢地赞美着这个风情万种的女人。
 
      从22岁与夏加尔相识,到57岁去世,美丽的贝拉总是牵着夏加尔的手,飞翔在天空和大地间,进入另一个姹紫千红的世界。即使贝拉离世,夏加尔也用画笔去守望那一段情,追忆那过往曾经,让贝拉和他飞跃在无穷的画布中。
 
      爱情的每一个阶段都是一滴泪水,或是一个笑容,只有通过这一步又一步的累积才能填满到神父前的路程;哪一步是你所需,哪一步是你想要,一切的无关紧要;不管你在前、在后,也只愿你能珍惜前进中的每一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