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艺术留学
北京市朝阳区望京SOHO塔1A座1707室
咨询热线:138 1055 1649(宿老师)

美国艺术留学

我把所有的时间,都用在了艺术上

  
  在谈及那些风云人物时,她说:“我觉得没有人比我有才华,我一直把所有的时间都用在艺术上,并且把我最原始的意念和想法全部用到了代表草间弥生的作品上。”
 
   波点女王,这是多数人知道的草间弥生,所以下面这张图应该不是你想象中的她,但这就是她年轻时的作品!这一生,她用绘画、软雕塑、行动艺术与装置艺术等创作手法展现她所看到的圆点世界,虽然她一生都在与幻觉抗争。
 
      1929 年,草间弥生出生于日本松本市乡间一个经营苗圃生意的世家,是家中四个兄弟姐妹中的最小的。童年时期的她饱受种种幻听、幻觉的侵扰:长着人面的堇花、薄绢般包围着整个空间的细网、自桌布上流泻蔓延到房间中的红花图纹......这些无法化为语言的不安状态,只能不断以画笔将这些幻觉纪录下来,使它们成为能稍稍接近现实的姿态,有些时候,手的动作几乎追不上思绪飞驰的速度,她曾说:我一拿起笔,就觉得各种东西不停涌现,所以人家问我:你在画什么啊?我说:问我的手吧。
 
        虽然母亲将家族生意经营得有声有色,却对女儿的精神疾病一无所知。在母亲看来,草间弥生所谓的幻觉都是在胡说八道,而画画更不是富家女应该做的事情,她更希望自己的孩子成为“收藏艺术品的人”。
     1957 年,草间弥生拿到了去美国的签证,离开之前,母亲给了草间弥生 100 万日元,告诉她永远不要踏入家门。临走时,她在家外的河堤上毁掉了数千件作品,表达对母亲的愤怒。
      1966 年她在威尼斯双年展时的户外装置艺术以一颗两块美金的价格直接销售展出的银球作品,她试图以这个举动来批判当局反对艺术家出售自己的作品。
      同年三月在纽约发表“ Kusama’s Peep Show: Endless Love Show ”,是以六边形镜子、摇滚乐与旋转闪烁的彩色灯泡以及到处可见上面写有“ Love Forever ”字样圆形徽章所组成的装置艺术创作。
      仍然是在同一年,她推出了一系列投影片组成的“ Walking Piece ”表演创作,在暗示日本女性身在纽约的心境与批判。

      这就是草间弥生,一个想通过自己艺术作品中的极端表现形式,挑战传统道德的日本女人。
        她 1967 年在纽约的黑门剧院推出了行为艺术《自我消融》,期间,她在受邀的众多模特身上装饰出了无数的波点,她称其为“人体嘉年华”。不过,后来一名波兰学生报了警,活动因此中断。
      之后她更激进了,以“ The Anatomic Explosion ”之名向越战、苏联入侵斯洛伐克、资本主义等等议题表达不满,进行一连串的公共裸体活动。在完成了“自我消融”“和同性恋婚礼”等作品后,关于她的报道传回日本,草间弥生因此与家庭决裂。

      但是她仍继续自己的激进行为,并在 1969 年举办了“唤醒死人大狂欢-Grand Orgy to Awaken the Dead”并持续了一年。
      1971 年以后,草坚弥生逐渐把注意力转向小说创作,并逐停止了自己的激进行为。1973 年,草间弥生从纽约回到日本之后便远离了公众视野。很少有人了解她的生活,唯一的线索就是长期接受精神治疗。有人猜测,草间弥生把自己关进精神疗养院,是在爱人约瑟夫·康奈尔去世后的一种自我惩罚。
      每天早晨,新宿精神疗养院,在助手的搀扶下,80 岁的草间弥生缓缓外出。自 1973 年从纽约回到东京,这样的生活,她过了 40 多年。
 
      白天,她到附近的工作室“上班”,晚上又回到疗养院。她极少外出,也很少会见客人,不逛百货商店,不会使用电脑和手机,过着与世隔绝的日子。
 
      虽然人们爱她的作品,但是很少有人认为她过的是一种幸福生活,其中掺杂着许多无奈和痛苦,但是依然用自己的方式生活,是一种勇敢的选择,一种忠于自己内心的选择。
      在精神疗养院里,草间弥生有一间私人卧室。即便在深夜,从工作室回来之后,她仍然可以在这里工作。写小说,写诗,画设计图或一些小画。在工作日,她会拨通经纪人的电话,絮叨地描述着自己前一天的状况,某件作品最新的进展,甚至是自己最喜欢的甜点——她比较贪恋甜食。即便是精神状况很好的时候,草间弥生还是经常会忘记自己说过什么,或者会重复已经说过的话,对方已经完全习惯了这种的方式,以至于通话时间有点长。
 
      这位和荒木经惟一起被批评为日本“坏品位”的代表人物,年逾 90 岁,用半个世纪的艺术创作来不断证明自己,并和安迪·沃霍尔、小野洋子等先锋艺术家见证了当代艺术史。
 
      在谈及那些风云人物时,她说:“我觉得没有人比我有才华,我一直把所有的时间都用在艺术上,并且把我最原始的意念和想法全部用到了代表草间弥生的作品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