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艺术留学
北京市朝阳区望京SOHO塔1A座1707室
咨询热线:138 1055 1649(宿老师)

美国艺术留学

如果你说这些画只是好看,那其实是对他的侮辱

      就像提及波洛克我们就会想到那片狂放不羁的线条和墨点,提及安迪·沃霍尔就会想到金光闪闪的梦露头像,当我们说到罗斯科的时候,马上就会脱口而出:“那个画方块的。”

       对,画方块的,而且,非常贵。
      像我们所知道的任何一位英年早逝或最后自杀的艺术家一样,罗斯科的名望与作品在他死后水涨船高到令人惊讶的地步。肯定会有人想不明白,为什么只是画了几个方块,然后把它们涂上颜色,这种简单到似乎任何人都能画出来的作品却会拍出这么高的天文数字。
      但对于罗斯科来说,高额的拍价,以及“真美!”、“真壮观!”之类赞叹都是对自己作品最大的误读——他甚至不希望有太多人喜欢他的作品。

      在他看来,受市场喜爱就意味着作品将会沦为功能性的“装饰”,而这远非他的本意。
      罗斯科最后是割腕自杀的。

      自杀的艺术家,生前多半过得并不好。物质上拮据,精神上忧郁,活着的时候恐怕也没有好好享受过阳光灿烂的日子。

      罗斯科就是这样。他不喜欢和那些哗众取宠、歌颂时代的艺术家来往,也怀疑所有的艺术史家和评论家。在他眼里,这些人都是艺术的寄生虫,根本不会说任何值得听得话。

      那么罗斯科究竟希望人们从他的画里看到什么?怎样的理解才能真正与他产生共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