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艺术留学
北京市朝阳区望京SOHO塔1A座1707室
咨询热线:010 - 64770933

美国艺术留学

七年赚了2个亿,他6年就花光了,全砸在自家的房子上

       让生活变好的是“省钱”……还是“花钱”,James果断选择了后者。
       下面这个发际线不低,面部表情匮乏,总爱是写外星符号的数学老师砸2个亿来造自家房子。


       数学家的家,小编以为是这样的:到处都是方便食品,颜色搭配看心情,装修看运气。

       然而,他造出来的却是这样的,优雅的曲线细细地勾勒边框,磨砂玻璃和实木的简洁搭配,柔和、精准的灯光设计。
       没错,这个看上去又美又贵的建筑不是博物馆也不是剧院,只是一个数学家的私人住宅。
       作为一个数学家他可是世界顶尖的,各国的大学生对他可是”爱恨交加“,尤其是期末考之前。
 
      这本作为世界各国大学基础教材的微积分导论(Single Variable Calculus: Early Transcendentals)就是他写的。

       这本书的稿费,截止到2014年,让他拿了将近两个亿人民币……两亿啊朋友!

       Stewart还在大学教书的时候,有两个学生说他讲的内容比教科书里的好多了,不如自己写一本。于是任性的Stewart就花七年时间写了一本。
 
      Stewart为了写这本书真是呕心沥血。看到这里,你恐怕已经感受到Stewart的开挂人生了。然而,这并不是全部。

       微积分专家Stewart觉得,他的本命其实应该是音乐,于是靠着业余修炼当上了汉密尔顿交响乐团的小提琴手。

       一边是数学家,一边是小提琴家,Stewart赚来的钱根本就花不完。

       怎么办?拿钱做慈善捐了,或者用来扶持艺术家们。然后……就成了非常有名的慈善家和当代艺术的收藏家。

       到了晚年,他说,如果我不造个房子的话,我真的不知道怎么把这些钱花出去。

       他拜访了十几位世界著名的建筑师。设计CCTV大楼(大裤衩)的Rem Koolhaas、设计毕尔巴鄂古根海姆博物馆的Frank Owen Gehry都在他的名单上。

       解构主义大师Gehry都答应帮他设计房子了,他心思一转,还是选了多伦多的Shim-Sutcliffe Architects工作室。

       对于房子,他的要求不多,就两个:一是要用曲线,二是要有表演空间。能提供的条件也不多,就一个——没有预算限制。

       结果……一造就造了6年,总共花了3200万加元(1.6亿人民币)。

       房子藏在一片森林里,茂密的枝桠挡住了大部分视线。直到穿过树林,它优雅的身影才出现在眼前。温柔的曲线和轻盈的玻璃,像要飘浮起来一样,橡木的框架伏在地面上,跟大地相接。
 
       转到背面才发现原来有三层,随着山坡的走势,房子兀地多出一层,整个背面都是落地玻璃窗。
      
一进门就是巨大的客厅,白色地面一直延伸到窗边。

       没有墙壁是直的,像走进了小提琴或者手风琴里面,Stewart真是个音乐狂热份子。

       客厅的声学设计完全是世界级的,完美参考了全球最佳的几个表演剧院,每一块木头的角度都是经过认真推敲的。真的不是玩票啊!

       可以举办150人的音乐演出,如果算上站票的话(二楼和楼梯),可以容纳将近200个人。

       不仅是小搞搞的演唱,和几个人的小乐团演出,就连大乐团也轻松hold住。(数数看多少把小提琴就知道这个规格了)

       没有演出的时候,把沙发一放就有了生活的气息。不过这里,可能只算得上是门厅。


       柱子后面藏着的才是正经的客厅,像数学公式一样干净利落,一丝不苟。

       突然之间,旁边的墙就动了,看似固定不动的墙其实是一扇门,这种机关不是主人恐怕是get不到。
 
      楼梯是玻璃、金属和实木,看到它,就能想象一个优雅的老绅士,拄着拐杖向楼上走的样子。

       到了二楼,敞开式的淋浴间和嵌在地面上的浴缸,老爷子真是为了审美不顾一切。

       据说,整个房子都有完备的地热系统,也就是说包括厕所、室外的车道……

       至于厨房,Stewart为了严格执行曲线,把抽油烟机塞进了橱柜里。

       好了,这样就是完美的流线型厨房了。

       卧室是真正的景观大床房,躺在床上可以眺望不远处的多伦多市中心,也可以看近处的雪花掉落枝头。

       整个房子风景最好的地方在工作间。作为一个数学家,Stewart投入最多时间的还是研究啊。

       走廊上摆满了Stewart收藏的雕塑,墙上是他收藏的各种画作,俨然一个当代艺术展览现场。

       因为地方够大,而且光线考究,Stewart的家还真时常用来举办展览。

       这栋别墅,其实一共五层,有8个卫生间,还有一部电梯可以到达每一个楼层。

       通向地下的楼梯科幻感十足,幽蓝的玻璃砖,磨砂的台阶,感觉接下来就是海底两万里之旅。

       泳池的一边可以舒舒服服泡澡,另外一边可以游泳

       玻璃窗可以整个收起来的,外面的景色一览无余,等到冬天,就是泡着澡看雪的节奏啊。

       美国现代艺术博物馆(MOMA)的馆长说,这是很长时间以来北美最重要的一个私人住宅。
 
      言下之意是,这栋房子经是一个艺术品,不论在建筑学、美学、建造上都是非常特别的存在。
 
      房子的内部也有许多精致细节、弯曲的线条,这些都不是仅凭想象力就能实现,还需要精细的计算和超高水平的施工要求。
 
       所以才有人盛赞说,这是“数学建造的房子”。

       说到为什么要用曲线,Stewart说直线真的是太无趣了,所有的直线都长得一样。

       他喜欢曲线,他研究的微积分就是关于曲线的艺术,无穷多可能,无穷多乐趣。世界就是因为曲线才得以运转啊。

       2014年,他因为骨癌去世,绝大多数的钱都捐赠给了他热爱的艺术和科学基金会。
       这栋绝对不出售的房子也被苏富比公开拍卖,估价1950万美金。拍卖所得全数捐出,用于医疗、LGBT组织、建筑、教育和音乐。
 
      一生专注,偶尔偏执,老来任性,末了留下一点光明。
       这样的人生再有趣不过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