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艺术留学
北京市朝阳区望京SOHO塔1A座1707室
咨询热线:010 - 64770933

美国艺术留学

凌听-累·时光

第三期嘉宾:徐累

       徐累:戏剧性是我绘画里面重要的东西,所以我的绘画里面会体现舞台感。这个舞台感也用了布莱希特这种戏剧的概念,就是间离效果。尤其是我更早的一些作品,里面的画面是个旧时光,有旧时光里面发霉的、颓败的那种气息。观众在一个帷幔或者屏风之外,看到里面呈现情景的时候,有一种凭吊式的东西。

      

      徐累:在《文心雕龙》里面有一句话,叫秘响旁通,是一种私密性的联想。我画的虽然是生物,但是它一定不是野生的,它是经过人豢养的、跟人有一种亲密关系的。好像主人已经把它抛弃,或者离去,它变成一个游荡的,魂不守舍的生物。所以这个是中国美学的含蓄性,并不直接说这件事情,人的悲欢离合。可能用一种动物的隐喻性来表现生命流程当中的所有欢喜或忧伤。
       徐累:我认为世界是属于虚无和空洞的,真正的意义转瞬即逝、很容易被消解。我们在这个世界也是很短暂的过客,对世界来说我们根本不是一个归人,我们是一个过客。在这个世界的行走当中我会突然发现有一个景观,这个景观可能代表了我心里的这种印象,我觉得捕捉下来是很有意思的,世界可能不是那个样子的,但是我给世界撒了一个谎。

       徐累:我们站在一个后现代的时期,所有历史的资源、艺术史资源,包括情感的资源,完全是变成共通的而不是互相消解的。所以我们现在能够有机会去指认它,重新把这个分离的分裂的世界捏合成一个完整的整体的世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