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艺术留学
北京市朝阳区望京SOHO塔1A座1707室
咨询热线:010 - 64770933

美国艺术留学

为何敢说他收藏了整个日本当代艺术史?

在日本有位民间收藏家,他运用自己的资本收藏起了整个日本当代艺术史。其收藏经验不仅让日本国内藏家追随,在海外台湾也成为当地藏家的收藏指南。甚至香港佳士得在征集日本当代艺术拍品时也参考其经验;更有大型财团,主动愿意为其藏品的运营成本买单……

      
       目标人物:
 
       高桥龙太郎,精神科医生,专攻社会精神医学;日本当代艺术藏家。
 
       数字简概:
 
       20年收藏生涯;80%收益购买艺术品(每年);2000余件艺术藏品;5家私人医疗诊所;1家藏品展示空间……
 
       影响力:
 
       整个日本当代艺术市场在国际上的定位。
 

       在弄懂为什么说高桥收藏了整个日本当代艺术之前,先来看看其藏品的规模以及在日本圈内的影响力:
 
       从90年代开始高桥龙太郎便涉猎于日本当代艺术收藏领域。其藏品从日本老牌当代艺术家村上隆、奈良美智、草间弥生、荒木経惟,到中青年当红小生会田诚、盐田千春、名和晃平、横尾忠则、森村泰昌、蜷川美花、束芋、山口晃等一大批顶级作品,藏品总数高达2000多幅,而其草间弥生的作品就高达50多幅。
      通过收藏的形式,高桥与日本艺术界有了更深的接触,也随着藏品数量的增加,其在日本艺术界的影响力也逐渐加深。由于其收藏体系,横跨了整个日本当代艺术的时间与领域,而藏品无论是数量还是质量都可以与美术馆匹敌,日本的艺术界将其命名为“高桥藏”。
 
      高桥跟当代艺术结缘,主要还是早年受到父母的影响。高桥的母亲精通日本花道与茶艺,父亲虽然不是美术学院出生,但平时很喜欢写生,画大自然的花、草。因此高桥觉得对于美的感受与艺术的敏感度,跟儿时的环境与家人的培养有很大的关系。

       高桥向来界定自己的收藏是从1997年开始,但其实早在那之前的十年,他就已经收有西方超现实主义的作品了,“我有十件恩斯特(Marx Ernst)的双面版画,虽然那是相当久远的事了,但当时那真是至宝。不过对现在的我而言,虽然这些收藏品属于我高桥龙太郎,却不属于‘高桥藏’。因为这些作品无法贯穿起来。所以只能说三十年前我就有在收藏,就对收藏有兴趣,但还不是真正的‘收藏’。”——高桥龙太郎
       高桥所谓的收藏,要从1997年购买草间弥生的《无限的网》说起,这也是高桥第一件日本当代艺术藏品。该作品是草间弥生初次使用油画颜料创作而成,对于草间弥生来讲是个重要的转择点。高桥龙太郎看到该画时,感觉这件作品不仅仅是画材改变后呈现出的作品成效的不同,而是草间经过长时间积累后的一次突破,那些原本平淡的波点瞬间触动了他的心灵。随后在1997年会田诚的个展中收藏了会田诚《纽育空爆图》。
通过收藏,避免日本最好的当代艺术作品流入海外:
 
       正是由于购买这两件作品,让高桥发现日本当代艺术作品中,最好的、最具有代表性的作品,很多都没有留在国内,在日本能看到这些作品的机会也越来越少。如果可以展出艺术家最好的作品给大众看,那才是收藏最大的喜悦。于是高桥决定将自己收藏的方向聚焦在日本当代艺术。
 
      此后,藏日本当代艺术并对大众推广好像变成高桥一件责无旁贷的事。与一般私人收藏最大的不同在于,高桥致力于有系统地、不局限风格地展现一个时代的艺术面貌。并永远在购买新的青年艺术家作品,常常会持续十年、十五年或更久去收藏那些优秀的、尚未成名的日本当代艺术家同时期最好的作品。他希望以此能一路关注、支持日本当代艺术的发展。而对于藏品的选择,高桥始终是通过自己的感觉进行。 “艺术品总要有至少一百年才能证明自己是否有价值,因此他只从自己是否被作品打动的角度,去收藏艺术品”。——高桥龙太郎

       当初大批收藏的艺术家出道作品,如今以成为该艺术家的代表作,价值已翻了数十倍:
1990年代因为自己开始大量收藏日本当代艺术以后,让日本现代艺术受到国际注目,所以外界才开始注意日本当代艺术的发展动向。2005年以来,香港佳士得对于日本艺术市场在亚洲的加速盘整,日本现代艺术与当代艺术的价格比例从以往的10:1逐渐演变成如今的5:5。很多高桥的藏品,如奈良美智、村上隆、鸿池朋子、会田诚都已经翻了数十倍。更有有人推断,香港佳士得的日本当代艺术征件名单,也可能是从高桥的藏品名单中得到启发。所以说,说高桥的收藏在幕后影响整个日本当代艺术市场,也不无道理。
 
      高桥购买作品的方式较为普通,除了通过各大画廊、艺博会,美术馆的出售和艺术家的拜访。虽然购买渠道较为常规,但由于从艺术家开始出道便对其开始关注,所以收了很多日本当代艺术名家的大批出道作品。当这些艺术家像村上隆这些人成名以后,那批作品就变成了名副其实的代表作。而其收藏作品的含金量也大幅提高。“当然,当艺术品的价格抬升,绝对增加收藏难度。10年前还有可能一次买下一整个作品系列,但是现在只能单件购买”。——高桥龙太郎
 
      2000多幅藏品,印证了日本当代艺术到现在这20多年从幼儿变成熟的过程:
       高桥的收藏,绝对可以讲很多的故事,至今这2000件藏品的最大特色,是反映“从幼儿变成熟的过程”。他认为1990年代后的日本当代艺术特征,有一种长不大的感觉,是幼稚、可爱、宅男、动画、漫画、像小孩一般感性、故事性、具有日常视线,同时又有熟练技术、技巧细腻。这些刚好是日本年轻世代看待社会的表现,这就是为什么高桥在2008年出版自己的收藏图录时,特别将书名题为《Neoteny Japan》,意思就是“从小孩变成熟过程的日本”。

       “向来欧洲的艺术发展得很好,亚洲的学院过去也一直向西方的大师与传承看齐。亚洲的艺术或许像小孩,但是终究会长大。打个比方,以前日本艺术相对于欧洲艺术是小孩,但是以后也会成人,所以仔细看我收的作品,不论是油画还是雕塑,关于‘小孩’的图像和隐喻很多。”——高桥龙太郎

       在某种意义上来讲,高桥之所以收藏是为日本的美术馆收藏“差屁股”:
 
       据高桥的观察,1980至1990年代的日本当代艺术也是日本泡沫经济的受惠者。当经济开始衰退的时候,日本各地犹如雨后春笋般冒出许多当代美术馆,像水户艺术馆、直岛美术馆、东京都写真美术馆、东京都现代美术馆、丰田市美术馆等,但是这些美术馆收藏的当代艺术品,似乎都没“正中把心”,甚至至今也没有成名。反而是像是森村泰昌、宫岛达男、舟越桂、大竹伸朗等这些在90年代没有被日本美术馆收藏的艺术家,近年来却受到国外的高度瞩目,并被称为新世代艺术家。
 
      注意到这个情况,高桥从那时起开始买这些艺术家的作品,而这跟美术馆的收藏方向就有很大的差距,这点就是他在日本私人藏家之中,最独树一格的部分。至今,高桥选择的日本艺术家的作品收藏,每一个几乎都是市场名家、能在美术史上留名的,也估计有一半以上,可见他的确是慧眼独具,判断精准。

       现在,在亚洲很多资金充分的个人开始对收藏有兴趣,而身为医生的高桥,相较之下其实并不是真正的有钱人。但他每年仍将将赚得的80%都拿去收藏日本当代艺术,在某种意义上是替日本的美术馆收藏做后盾。